当前位置:首页 > 凤凰科技 > 正文

这是设计界第一家线上名人工作室?不需要充气的足球和一插就能插的钥匙是什么奇妙的产品

第一次看到这个你会想到什么?

是一个清新醇厚的盒子让你只想享受丝滑的牛奶?

但是,事实是——是一瓶洗发水,洗手液,沐浴露。

但这不是三合一的洗漱用品,而是你想要的样子。

这是Nendo,号称“设计界第一个在线名人工作室”,最近推出了一款可以无限使用的皂液分配器。

一种“无限循环”的沐浴产品

它延续了Nendo的“性冷淡”风格,但背后的设计和理念一点也不极简。

有洗手液、洗发水、沐浴露等。可以在市场上持续填充。然而,一直使用同一个容器实际上是不卫生的,甚至可能成为细菌的滋生地。

当这些塑料瓶很快被扔掉,成为不可降解的垃圾时,也会对环境造成很大的破坏。

这也是Nendo设计它的初衷。——方便、干净、环保。

这种皂液分配器叫做纸盒泵。顾名思义,它由一个纸盒和一个挤压泵组成。

泵和底座是固定的,中间纸盒是一次性的。

聪明的是,纸盒是倒着放的。

想必大家都经历过一次叫——沐浴露的痛,快用完了。摇一摇,却压不住,只有几缕液体和似乎在嘲笑你的空气出来。

当盒子倒置时,中间的传输管正好可以插入盒子顶部的间隙中,而不会造成一滴浪费。

将纸箱放入泵和底座中,然后将泵插入纸箱底部的圆孔中,然后就可以固定纸箱并直接按压。

但是,纸箱也有风险。在浴室潮湿的环境中,瓶子很有可能会随着使用变得越来越软,有时整个瓶子会爆裂,溅得满屋子都是。

这是皂液分配器的另一个聪明之处:

最容易被水感染和淋湿的地方是底部和头部,所以设计师把可更换的盒子放在中间,可以防止盒子被水“攻击”,避免受潮发霉。

盒子中间有一根管子从盒子顶部接触底部,可以均匀分散压泵带来的压力,防止纸盒坍塌。

此外,关于纸盒本身的设计和牛奶盒的外观,也很容易折叠。可以像卫生纸一样堆在角落里,不显得突兀,尽量不占房间空间。

当然它的设计也很融入环境。除了产品名称和容量的标注,盒子只有一片白色,在角落里并不显眼。

这些盒子有两种尺寸,250毫升和400毫升,分为液体型和泡沫型。是Nendo提出的另一个创新洗浴产品的创新方案。

以上都让人头出现"!"这个小想法让内多独一无二。

Nendo官网上标注着这句话:

还有很多隐藏的”!任何时候,我们的目标都是用简单而强大的设计为生活创造更多的感叹号。

这些神奇的地方往往是非常细节的存在,总是人们生活中的一点小麻烦,却往往被人们忽视和遗忘。所以,Nendo希望用设计解决它们,让生活更舒适、舒适。

正因为如此,每次他们推出新产品,总是会引起热烈的讨论。

2021年刚过几个月,以他们各行各业的跨界设计,第一眼就呈现了近10个简单,然后就会觉得“!”惊喜时刻。

Nendo,今年的人!“新作品

Nendo,2002年成立于东京,意思是“粘土”。

这是因为佐藤大希望内多工作室能够“像粘土一样灵活地改变其形状和大小,并将其塑造成各种形式,充满自由的想象力和创造性的变化”。

今年的工作也延续了这个思路。

[没有通货膨胀的足球]

2021年初,内多创造了一个没有通货膨胀的足球。

充气是足球爱好者最大的担忧之一,而Nendo设计的足球灵感来源于日本编织的竹球,由藤条、皮块等54个部分组成。

它可以通过表面材料的弹性而不是内部气压来拥有和普通足球一样的重量和跳跃力,更加护脚。

踢足球后回家,可以拆开包装。以前一个篮子只能装12个足球,现在一个篮子可以装20个足球。

而且由于它的可装配性,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随时换成黑、白、黄、绿、蓝、红、七彩彩虹色。

足球哪个部位坏了,直接更换对应的模块就行了,维修就简单多了。

一个简单的灵感就足以改变大家踢了几十年的足球。

【不要用正反键】

虽然现在很多人使用指纹识别或者通过密码开门,但是在我们的生活中,钥匙仍然随处可见。

但是关键给我们带来最大的担心,就是——不能插在前面,或者反过来,但是还是不能插在前面,然后反过来,直到你想到你是不是在开邻居家的门,甚至想不明白为什么不公平的上帝给了你这么悲惨的生活……

而Nendo的钥匙,只是换了一个小地方,就解决了这个让人抓狂的钥匙正反问题:

它给钥匙增加了一个“把手”。

这样,只要把手放下来,总能往正确的方向插,一秒钟就能开门。

黄铜还能抗菌、抗病毒,更耐用。

[小心船上产品]

内多为日本JAL航空公司设计的机上产品系列,充分体现了他们关注生活细节的优势。

比如清洁包、餐巾纸等所有小包装物品的侧面或中间都有三角形和虚线,可以直接显示如何打开。

在一个正方形的盘子的角上,专门设计了一个凸起,以方便机组人员或乘客拿起或拿走盘子。

此外,这款飞行套件在不同国家的飞行会有不同的颜色,让人感觉这些机载产品不再死板僵硬,而是因为这些暖心的细节而有轻微的温度。

[不对称旋转陀螺仪]

我们记忆中的陀螺仪总是保持完美的对称。它们有固定的轴,锋利的下半身,有一定的重量和重心,可以在飞机上跳舞。

但是内多违反了这条法律。

他们使用一种叫做遗传算法的计算程序,经过100次迭代,每次迭代已经被测试了200多次。最后,通过3D打印技术,设计了一个由黑色长方体块制成的陀螺。

这个陀螺看起来完全不规则,但是可以保持旋转10秒以上。

当你握住陀螺的顶端,在你的手底下自由旋转,这是一个开发脑洞,激发儿童和成人的想象力和好奇心的过程。

【共享住宅楼商业空间】

在东京一些交通便利的地点,丸井集团有很多闲置的商业区,对上班族比较友好,但没有充分利用。

所以Nendo把它们变成了合住的房子,使得它们日夜拥挤。

就像房子名字“Marui TOCLUS:与Marui共同生活”一样,充分体现了“共享”的特点。

居民白天可以在公共厨房一起做饭,在露台上欣赏商业区的城市风光。

一楼空间开放,人们可以自由来去,在公共休息室讨论聊天,还有一个向公众开放的自助洗衣店。

晚上居民可以睡43个房间。虽然空间小,但都可以有自己的位置。房间里的每个空间都被充分利用了。连楼梯上的床都想不到,窗外还有迷人的风景。

房间里所有的收纳盒都是可折叠的,人们想用就打开,没东西就收起来。

未来,这个地方将从一个只卖商品的地方变成一个提出新的生活方式和社区的地方。

[可逆纸灯笼]

Nendo的最新作品,除了“无限循环”的卫浴产品,他们还在Vogue Italia组织的虚拟设计展上展示了这样一件作品:

传统的京都纸灯笼不再两端扎紧,而是变成了不同形状大小的新奇灯笼,用几根竹条绑在一起。

竹条之间紧密紧密的缝隙,可以松松的伸展开,向内收缩转动,由人拉动。

它层层嵌套,变化着不同的图像,偶尔像被自己吞噬,偶尔长得像水母一样柔软。

在安静的夜晚挂在家里,一定会有一种精致温馨的感觉。

除了上述作品,Nendo还设计了UNIVAS(日本大学体育协会)的logo元素和日本最大的手机运营商NTT docomo Store的概念设计。在每一部作品中,Nendo的设计理念无形中贯穿了——

它们简单、现代、实用,能帮助人们发现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的快乐。

佐藤大曾透露,Nendo Studio虽然只有30多人,但每年能做400个项目,所以几乎每天都能完成一个作品,不仅快捷高效,还多次受到业界的好评。

这也使佐藤大成为国际知名的新一代顶级设计师。

他被粉丝称为“世界第一脑洞设计师”,被美国人《新闻周刊》评为“世界100位最受尊敬的日本人”,人气甚至超过了原研哉、隈研吾等日本知名设计师。

那么,佐藤大的设计如何从日本设计中脱颖而出呢?

极简自然性冷淡?佐藤大的快乐星球是什么?

说到日本设计,“简约、简约、性冷淡”这样的字眼会出现在大多数人的脑海里。

图片来源:ITALIANBARK

这个其实是可以追溯的。

20世纪50年代,日本刚刚经历了二战后的沉重打击。事实上,日本设计史的早期形象充满了“抄袭”、“廉价”、“低劣”等字眼。

他们曾经抄袭通用电气的吸尘器,宝马摩托车,徕卡相机,还有其他一些你现在可能会喜欢的印有Peko酱的食物,都是抄袭的。

。jpeg' alt='' class='aligncenter '

为了打破这一僵局,日本国际贸易工业部出台了防止抄袭的强制性政策,并设立了“优秀设计奖”,使得充满美国生活的日本设计慢慢淡出,日本设计开始有了自己的味道。

有想法的年轻人很快参加了这场“运动”,成立了日本最大的工业设计公司——GK工业设计院。1958年,第一届“优秀设计奖”由索尼AM电台、富士电风扇、东芝电饭煲等获得。

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日本为全世界使用的男女设计了马桶图标。

各类门票、纪念币、宣传资料的设计也受到了国际的高度评价。

书《日本设计六十年》指出,随着战后日本经济的快速发展,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也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懂得在生活细节中感受到一点点的真实。

20世纪70年代后,日本商业设计和室内设计开始多元化,日本设计开始立足于日常生活,注重如何给社会、人类和生活带来切实的变化。

在日本宣传艺术协会、日本设计中心等机构的推动下,日本高层设计师蜂拥而出,日本设计开始复兴。他们吸收了国外设计的精华,结合自己简单、简洁、温暖、神秘的禅宗文化,发展出自己独特的品味。

日本设计师内田帆说,日本非常善于挖掘和结合文化精神,日本设计的内涵是将“不真实、孤独、不安……”转化为心理美,并找到其积极的价值。

到了20世纪80年代,日本已经成为设计界最重要的国家之一,传统与现代交融,多元化与个性相称。

图片来自:Unsplash

我们还可以看到,日本著名设计师——深泽直藤、安藤忠雄、草间弥生、山本耀司和安藤忠雄越来越受到关注,日本品牌—— MUJI、优衣库和索尼也受到大家的欢迎。

日本设计已经成为高品质的代名词。虽然大多数普通人看到更多带有“日本味”的设计,但往往很容易区分佐藤大、佐藤卓、深泽直和原研哉.

事实上,虽然许多日本设计师热衷于轻便简单的设计,但他们的想法是不同的。

图片来自:Unsplash

比如深泽直藤的设计理念就是“无意识设计”,也就是所谓的“直觉设计”,希望“把无意识的动作变成看得见的东西”,用最少的元素(上下公差为0)展示产品的所有功能。

当你第一次看到生活中的一些东西,你会觉得一切都刚刚好,一切都是我心里想要的。

这把伞是深泽直藤的名作之一。手柄上的凹槽设计是因为当人们等车或站着的时候,手上的东西不容易拿,习惯把包放在伞上

原研哉已经从重新设计日常生活转向探索生活中的“白色”和“一无所有”。

从他设计的MUJI和便便书店,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简单而严谨的想法。他更注重自然和纯粹,以及事物背后的本质和永恒的审美理念。

佐藤卓和佐藤大的中文名只差一个字,佐藤卓认为设计的核心是“一切与设计有关”,所以他会从多个角度观察事物表面背后的价值。“再小的细节,也有尚未被发现的隐藏可能性。”。

他认为设计师应该从消费者的习惯和心理中唤醒产品,因为“诚实”的设计可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佐藤大的设计也离不开人与物的关系。

但他的设计有一种“功能极简主义”的感觉,带有违和感和幽默感。他曾经说过“我的作品总是很简单朴素,但我不想让它们看起来冷冰冰的”。

就像他工作室Nendo的宗旨,给人一个小”!Moment——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惊喜”的时刻。

Nendo可拉伸书架

这种极简主义的背后,有一种流行文化的味道,看起来更自由,更年轻,想象力更贴心。

这些著名的日本设计师不一定是在用设计改变世界。

但都是在用自己的设计语言帮助我们理解事物背后的表面和本质,让我们解决生活中的小问题。

正如佐藤大所说:

设计师的工作不是做奇怪的东西,也不是简单地让物品看起来更时尚。所谓设计,本质上就是寻找解决问题的新方法。

自从这些小问题解决后,我们渐渐有了更好的生活,也就是这些生活片段构成了我们眼中的世界。

苹果AirTag会在“春晚”亮相吗?三星都着急了

苹果AirTag会在“春晚”亮相吗?三星都着急了,

0

发表评论